沉江雨。

林西纸
喜欢的东西很杂
全职/原耽/崩崩崩/妖神记

欢迎扩列唠嗑!

【越离】你所不知道的事

-沈越x聂离

-我控制不住自己嗑情敌组邪教...)

-萌新,有私设,沈越单箭头

-文笔渣,ooc致歉,希望大家食用愉快!(鞠躬

沈越最近心情很差。

身为神圣世家的嫡子,他自小就被族人百般娇惯,做了十余年养尊处优的小少爷。

但是他这少爷当的也奇怪,不像他哥沈飞一样风流成性四处招蜂引蝶,也不像沈家其他人一样狡黠狠辣。几乎所有人都知道,这个少爷除了性格傲慢了点儿,没什么别的毛病。

所以他平白无故大动肝火,让沈家上上下下都摸不着头脑。

几个长老找沈飞谈了一整宿,让他多关照关照这个弟弟。

于是沈飞不得不腾出他风花雪月的大好时光,埋伏在街头巷尾,密切关注着沈越的一举一动。

沈飞跟着沈越,在光辉之城不知疲倦地窜了一整天,最后终于总结出了一个规律:只要是这两个人在的地方,不管路途多远,他弟都会不遗余力地赶过去。

这两人是谁呢?

聂离和叶紫芸。

神圣世家嫡子沈越为何频频大发雷霆?

沈飞吹了声口哨,晃晃悠悠离开了巷角。

——他觉得这案子破了。

“少爷,沈越少爷这究竟是怎么了啊?”

“没怎么,能怎么啊?

这家伙肯定是吃聂离那小子和叶家姑娘的醋了呗!”

沈越的确是吃醋了,但不是吃叶紫芸的。

前几天他刚突破青铜妖灵师,得意洋洋正想找那个废物聂离炫耀一番,谁料刚转头,就在学院门口碰到了呼延家的大小姐。

那漂亮学姐笑呵呵地冲他抛了好几个媚眼,还没等他缓过神,便挽住他的胳膊亲昵开口:

“小弟弟,姐姐问你,聂离弟弟在哪儿啊?”

...聂离聂离又是聂离,去你的,谁是你的小弟弟!

沈越额上冷汗都浸湿了发梢,冲着呼延兰若,恶狠狠答了句不知道,就从她臂里抽出了手,气呼呼地跑出了学院。

“哈哈哈,什么嘛,居然这么凶。”

呼延兰若看着他背影浅浅笑了笑,晶亮的眸中含了几分深意。

沈越踢着块儿小石头,在光辉之城集市上走来走去,瞧起来脸色很是不霁。

他想不通聂离这人有什么招人喜欢的,怎么这么多女孩子都喜欢他呢。

不就是长的清秀点,声音好听点,脾性温润点,论资质论天赋,还都统统不及本少爷。

不过他头发金灿灿的,看起来绵绵软软,应该很好摸。

沈少爷在心里盘算,要怎么才能正大光明地碰到聂离头发呢?

……好像找不到什么办法。

正想着呢,远处走过来几个人影,沈越揉了揉眼睛一瞥,煞是熟悉。

这不是班里那几个平民吗,还有聂离的好哥们杜泽和陆飘。

沈越想看看聂离在没在里面,探头探脑伸直了脖子往那边瞅。

许是阳光灼眼,看不太清楚。

沈越瞧着一行人越来越近,只好匆匆找了个暗巷,躲在里面偷偷注视着街上来去的几个少年。

“聂离那家伙又和肖凝儿去藏书阁了吗!”陆飘嘴里叼着个糖葫芦,含糊不清地大声叫嚷。

沈越却是听了个清清楚楚,脸色沉了几分。

“嗯,或许是吧。”杜泽点了点头。

“哎,真不够义气,修炼都不带上兄弟!”陆飘故作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,杜泽抿唇说了句别闹,在他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。

陆飘捂着脑袋冲他嘻嘻笑了笑,一行人就这般打打闹闹地离开了集市,留下沈越一个人,咬着牙窝在看不见的角落。

待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集市的尽头,沈越咻的一下站起了身,溜出了暗巷,拔腿便冲着学院的方向奔去。

沈越跑到学院门口,还来不及推开那扇大门,便听见了墙内有二人在交谈:男音是清亮的少年音,清澈好听,不用细听就知道是聂离;女音他侧耳听了很久,仍是听不出究竟是何方神圣。

沈越瞟到旁边一棵高大的歪脖子树,他屏气凝神,将魂力聚在一起,纵身跃了上去,抬眼去望那墙内光景。

那个男子果然是聂离,只是他身旁的女子身着华服,面容精致可爱,浅紫色的头发披散在肩头。

…叶紫芸。

不是在藏书阁和肖凝儿一同修炼吗!

这废物怎么谁都招惹啊,肖凝儿,叶紫芸,还有那个难对付的呼延大小姐。

沈越烦躁地揉了揉眉心。

他看着不远处谈笑风生的二人,积攒了一天的火气在此刻沸腾,喷发,直直冲上了脑门。

他实在忍不住,从树上一跃而下,推开那扇大门,面上堆了一个顽劣的笑脸,冲着略显惊诧的聂离挑了挑眉。

“哟,这不是最强的妖灵师,废物聂离吗?”

“居然能在这儿遇到沈少爷,”聂离耸了耸肩,不甘示弱地回嘴,“真是煞风景。”

“哼,”沈越冷冷瞥了叶紫芸一眼,“怎么,你一介草民也想攀上紫芸这高枝?”

不如来攀我啊,肯定有好处。

叶紫芸少见的生气了,一张漂亮的脸蛋涨的通红。她瞪着沈越,语气不善地言道。

“我和聂离只是朋友。”

“瞧见了吗,人家紫芸根本就瞧不上你…”见叶紫芸这样说,沈越乐开了花,嘻嘻笑了两声,却是瞅到聂离脸色倏地沉了几分,心里咯噔一下,闭口不言语了。

这废物难道真的生气了?

聂离沉默了几秒,却是又抬起头,带着一抹笑意,静静地直视着他的眼睛。

“那紫芸瞧得上沈少爷你吗?”

他眼中星河璀璨,不泛一丝波澜,直直倒映在沈越眸中。

“瞧不瞧的上,哪是你说了算?”

沈越脸上写满了恶劣的神色,凑的距聂离更近了几分,歪颈嘿嘿笑了一笑。聂离正欲组织语言回击,头上却突然覆上了什么东西的重量。

他惊诧地睁眸,却发现是沈少爷抬手拍了拍他的头,指尖甚至伸进了发际间,微微摩挲了下发梢。

聂离又惊又恼,伸臂使出全身的力气,一把将那个惹人嫌的家伙推倒在地。同时,他的脸颊泛上了一丝反常的红,就像绽开了两朵明艳的桃花。

沈越毫无防备便被推了一把,直直倒在地上,没有怒不可遏地发作,倒是抬起脑袋来哈哈大笑。

“头发还挺软的嘛!”

“沈越!”

“怎么,现在知羞了?”沈越拍了拍手,利落地起身,嫌弃地蹭掉了衣服上的尘灰,冲着聂离的方向扬了扬头。

聂离的话一瞬间被噎进了喉咙。

“紫芸,我们走!”

他越想越恼,烦燥地揉乱了头发,唤了声叶紫芸,快步往大门的方向走去。叶紫芸缓过神,忙应了几声,美目瞪了沈越一眼,一路小跑追上了他。

走出了学院没几步,叶紫芸愈发觉得,方才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她分明感受到,沈越的视线一直紧跟着他们,还有聂离转身的那一刻,沈越眼里也闪烁着灼热的光芒,那光里写着兴奋,快意,甚至有一丝…欢愉?

这家伙被聂离打倒在地上,有什么好开心的?

他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?

如此细细一想,叶紫芸不免生疑,挪了挪步子,和聂离拉开了一段距离。她转头又看了看沈越的方向,却发现他的眼睛眨也不眨一下,盯着的人,好像是聂离。

……喔。

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“聂离,你觉得沈越是个怎样的人?”

“沈越?”

聂离眼前浮现起那个满脸傲气的蓝衫少年。

他长的算是好看,但是性格脾性实在太差,而且还总仗势欺人,四处惹事生非,和那劳什子神圣世家的人都一样。

但是......

“头发还挺软的嘛!”

刚刚他手心覆上来的一瞬间,触感倒是挺温暖的。

聂离的脸又泛上了红。

“就是个桀骜不驯的公子哥,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!”

“是嘛?”

叶紫芸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。

fin.